西藏“三语教育”之困:日喀则有学生英语靠抓阄平均二三十分(图)

2016-04-03 16:45:42   来源:http://www.xzedu.cc/   点击:
  编者按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著名歌手韩红的歌曲《家乡》中如此描绘西藏的日喀则,这个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地方,是上海对口支援的城市。

  从1995年开始,上海向日喀则派出援藏干部,每三年一批,至今已派出七批,共300多人。2013年6月,上海第七批援藏干部进藏,

  经过层层选拔的69名援藏干部平均年龄38.2岁,最年轻的27岁,具有硕士学位26人,博士学位5人。从第七批援藏干部开始,首次有了专业技术干部,并首次包区到县,69人中有11人来自教育系统。

  2015年恰逢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8月跟随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媒体团走访了西藏日喀则,和一群默默奉献的援藏干部交流,感受他们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他们为这片土地洒下了无数的汗水。雪域高原除了美丽的景色,还有很高的海拔以及广袤的土地,他们用意志力和自然作着斗争,更为当地的发展带来了“鲇鱼效应”,用上海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领队、日喀则市委副书记戴晶斌的话来说: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上海的援藏干部们希望,他们能给这片土地长久留下一些带不走的东西,“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人才队伍。”

  
拉孜县中学教育援藏干部杨洪峰深入课堂上示范课,指导教学。

  拉孜县中学教育援藏干部杨洪峰深入课堂上示范课,指导教学。

  高考总分150分,但西藏日喀则的英语平均分常年在二三十分,更离奇的是,这二三十分也并非都是答出来,有学生是在考试时抓阄抓出来的。

  英语学科薄弱现象的背后,是西藏匮乏的英语专业师资,以及过早地开展三语(藏语、汉语、英语)教育。

  江孜县曾经进行小学教师业务统考,英语老师考试成绩不及格率达40%,最低分只有12分。

  在西藏地区,城市的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英语,农牧区的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英语,同时他们还要学习藏语与汉语。

  在上海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领队、日喀则市委副书记戴晶斌看来,现在的课程设计没有完全考虑到学生的认知规律,“那么小的孩子,同时学习三种语言,学得好么?完全可以把学英语的时间推迟,先让学生花更多的时间学好藏语和汉语,这样他们对于国家的认同感会强很多”。

  考英语时捻纸团猜答案

  “高考英语总分150分,但西藏的英语平均分也就二三十分,十年如一日。”西藏自治区教育厅厅长马升昌向戴晶斌这样描述西藏的薄弱学科现状。

  戴晶斌受到了深深的触动,这位自己也当过多年中学教师的上海援藏干部,决定深入基层进行调研。

  2013年6月,上海市奉贤区委副书记戴晶斌入藏担任西藏日喀则市委副书记,分管教育工作。

  这也是近20年来日喀则市首位分管教育的副书记。他利用两个多月的时间跑遍了日喀则全部18个县(区)进行调研,行程长达5000多公里,调研的结果令他触目惊心:长年以来,无论小考、中考还是高考,西藏学生的英语平均分只有二三十分,零分和不足十分的成绩也并不鲜见,更离奇的是,有的学生的成绩并非真正考出来的,是抓阄抓出来的。

  “西藏的老师告诉我,学生考英语时,抓阄有很多的抓法,有的是捻纸团,还有的把眼睛闭起来,把两个食指碰起来,如果两个食指能够碰上,就说明猜的答案是对的。” 戴晶斌无奈地说。

  英语老师考试40%不及格

  在西藏地区,城市的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英语,农牧区的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英语,但是效果并不好。

  上海援藏干部、江孜县教育局局长助理、江孜县闵行中学党总支书记刘生金来自上海市致远中学,他的爱人也是一名英语老师,到了西藏后,他走访了江孜县的23所中小学,撰写了2万多字的调研报告,他所在的江孜县闵行中学2015年中考英语平均分为35分,竟在日喀则18个县(区)的学校中排名第一,2014年该校中考英语成绩同样排名居首,平均分只有27分。

  西藏日喀则市教育(体育)局副局长,上海市第七批援藏干部联络组教育事业部负责人杨广军补充表示,2014年中考,日喀则全市英语平均分只有23分。

  作为西藏日喀则拉孜县热萨乡热玛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次旦旺拉今年将入读华中科技大学。8月14日,他从拉孜县委书记、援藏拉孜小组组长张劲松手中接过了困难学生助学金,谈及自己的英语成绩,次旦旺拉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我是我们村的第一个高中生,也是第一个大学生,但是我的中考英语成绩和高考英语成绩都不理想,都只有三十四分。”

  英语专业师资匮乏是开展英语教学的重要障碍,最先向戴晶斌建议推迟学生英语学习时间的刘生金告诉澎湃新闻,今年江孜县闵行中学的毕业班共有8名英语教师,但没有一个是英语专业科班出身。

  杨广军也深有感触,西藏的英语老师很多都是其他专业的老师,都没学过英语,还有不少是主课老师兼任英语老师。江孜县曾经进行小学教师业务统考,英语老师考试成绩不及格的比比皆是,最低分只有12分,不及格率40%。“这样的业务素质怎么会不误人子弟呢?大力推行薄弱学科攻坚,大力开展师资专项培训,不但必要而且也非常重要。”杨广军说。

  过早学英语影响了藏语汉语教育

  “藏区的孩子不宜过早学英语,我们经过研讨后建议,城市的孩子学英语可以推迟到四年级之后,农牧区的孩子甚至可以在初中再学英语。”拉孜县中学党支部书记、副校长杨洪峰说。

  作为上海市第七批援藏拉孜小组成员,杨洪峰在参加援藏之前已经在上海市共康中学西藏班工作了15年。他的专业是英语,援藏两年来,他在英语教研组指导教师开展集体备课,开展课堂教学研讨,以提升课堂教学有效性。在2015年的中考中,拉孜县中学英语成绩从第14名进步至全市第6名。

  在西藏过早地培养三语人才,究竟有没有必要?戴晶斌的案头有一本书《李光耀回忆录: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他认同李光耀为之自豪的 “建国基石之一”的双语政策。


  “西藏教育在课程设置上有改进的空间,那么小的孩子,同时学习藏语、汉语和英语三种语言,学得好么?现在的课程设计没有完全考虑到学生的认知规律,学生母语藏语学不好,国家的通用语言汉语学不好,英语也学不好,完全可以把学英语的时间推迟,先让学生花更多的时间学好藏语和汉语,这样他们对于国家的认同感会强很多。”

  过早学英语,学生负担重,也影响了双语学习,刘生金表示,除了英语,西藏学生其他的学科也比较薄弱,如汉语、数学等学科平均分也在二三十分。特别是汉语,部分小学生小学毕业,还不能用汉语交流,西藏学生学好汉语很重要,有利于提高表达沟通能力、提升其他课程的阅读理解能力,还有利于增强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来源:教育家)
分享到:

上一篇:教育部:加大对研究生破格复试、加分等信息公开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门推荐